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港报称,中国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但也积累了无数沉渣,官场文化更是如此,派系政治、家族政治、豪强政治等在官场沉渣泛起。近日曝光的吕梁张中生一案便很典型。

香港《东方日报》12月25日报道称,曾担任吕梁常务副市长的张中生,受贿金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有11位煤炭富豪向其大额行贿,有些人给张中生行贿时,竟然使用大额承兑汇票。张中生开创了厅局级官员受贿的纪录,在当地以吕梁政坛教父而闻名。

张中生深耕于中阳县34年,直至2003年才从中阳县委书记升任吕梁副市长。当时中国开始进入“煤炭黄金十年”,盛产焦煤的吕梁市经济一飞冲天,张中生分管全市煤炭工作,其职务炙手可热“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因此从中获取巨额利益。

报 道称,张中生为官霸道,有仇必报,自称“当副县长的时候干的是县长的活,当县长时干的是书记的活”,担任副市长时,其能量和魄力甚至使他轻松地将更高的官 员排挤和架空。另外,张中生不遗余力扶持亲信及亲属,“家庭医生做了县医院院长,家庭教师做了县长助理,看门的做了公安局领导”。在张中生的把控下,烟雾 腾腾的煤炭经济,造就了一个贪官、巨贾和骗子的江湖。

报道称,类似情况在山西很普 遍。比如山西长治原市委书记魏庶民有五个女儿,除长女为哑巴外,其他3个女儿女婿都身居高位,3个女婿都是厅局级干部,魏庶民家族在当地权倾一方,为长治 “四大家族”之首。运城前财政局局长孙太平家族,全家至少十五人在运城市担任公务员或国企官员,而且很多是公安、检察院、财政等核心要害岗位,职务的含金 量极高,以致当地人称,如果孙家开家庭会议,到场的部门领导比政府开会还多。

报道称,这种家族血缘形成的利益集团,是地方政治的恶瘤。在一些官员家族那里,当官发财成为他们的第一共同利益目标,为捍卫既得利益,必然抱团成伙,利用各个领域所掌握的权力资源,千方百计予以阻挠和抵制中央政策落实。地方豪强家族还有一个可怕后果,就是导致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更加便利和大胆,家族裙带关系之下,公与私已然混杂,各种利益交织,难以分清。一些豪强家族利用家族成员掌控的公共权力谋取个人私利,掠夺了平民子弟应有的职位与利益,制造了严重社会不公。中央反腐整风,对地方豪强痛下杀手,剿灭了不少祸害一方的土皇帝,加强官员的交流与空降,使重建地方政治生态成为可能。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沈颢认罪前秦朔王石已是老友

就像企业家与媒体人的友谊说不清一样,企业与媒体的“广告合作”也说不清——广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体宣传作用还是为了购买安全感,这怎么界定呢?所谓难以界定的地方,往往就是灰色地带,而灰色地带,在“定罪”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富矿”……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台湾教科书别用多元掩盖台独

与过去激烈地要求“台湾独立”、“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做法不同,当下的亲绿学者喜欢用更柔性的方式来表达所谓“台湾事实上的独立”论调。比如他们刻意把台湾当做一个“超然”的实体,而不论是郑成功、清政府、“国民政府”还是荷兰、西班牙、日本,他们都是“外来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