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养老院又是一个怎样的情况?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民营养老院占据绝对主流,养老床位占广州养老床位七成以上,按官方的“广州公办养老机构入住评估轮候网”统计,占比则更高。羊城晚报记者近日走访广州民营养老院发现,口碑较好的养老院不少,但由于盈利困难,政策落实不到位,一些民营养老院也存在院舍建设滞后,护理队伍专业化程度低、流动率高。有养老院1个护工管30名老人,有养老院失能老人下体直接裸露……

“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广州等地依然任重道远!”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穆光宗教授告诉记者,政府要重视即将到来的老龄潮,彰显自身养老主体的责任。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实习生 何依华 冯婷婷 刘希

个案篇

“早上一刻都不能停下来”

5月30日下午4点半,记者来到广州市主城区北部一家养老院,进门便见墙灰有剥落的情况。4、5楼住着不能自理和半自理的老人,6楼住的是能自理的老人。

记者在4楼了解到,该层住了36位老人,有6位护工。不能自理的老人,在这里住一个月大概要4100元,其中护理费1600元。记者询问,护工会带老人到下面散心吗,护工摆了摆手:“一般不会,哪里有时间啊?他们家人来就带下去,不来就没办法。”

记者来到5楼时,正值吃饭时间,大厅里有十来位老人坐在轮椅上,由护工喂饭。一位姓张的阿婆没牙齿,说话不太清晰,坐在轮椅上告诉护工:“不吃了。”护工说:“不吃了?不吃浪费啊。”随即喂了一勺食物到张阿婆嘴里,老人表情有些难受。过了一会,张阿婆又说:“不吃了。”护工又塞了一勺食物到她嘴里。记者问护工,阿婆为什么不想吃?护工说,她保姆刚喂了她。

该养老院5楼的另一位护工介绍,5楼住了31位老人,有6位护工,因为轮班原因,当天下午只有3位护工,均未穿制服。这位护工告诉记者,每天7点-12点最忙,要给老人喂饭、洗澡,“真是一刻都不能停下来”。这位护工利索地把一位老人抱上床,又给隔壁床的老人喂药。记者问他有没护工证,他说,有证没证没关系。

“晚上一个要照看30多个”

21点20分,记者再次来到该养老院。一楼没有值班人员,负责车辆通行的保安告诉记者,“晚上只有我一个保安,要那么多干嘛”。记者来到5楼,当时只有一位护工在值班。5楼的大厅有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阿婆喊,“我想睡觉!”连续喊了几次,大概过了6分钟,值班护工才出现。

“晚上只有我一个护工,要照顾30多位老人”。这位护工表示,4、5、6楼都只有一位工作人员值班。当时养老院三层楼共住了93位老人,其中67位老人不能自理或半自理。记者不禁担心:一旦失火,1名护工能救出几个老人?

这家养老院所处大楼共9层,2个出口,除了大门,另一个出口的门打不开。大楼有两处楼梯。较宽的楼梯大约1.5米,能同时通过3个成年人;较窄的楼梯大约0.8米,能同时通过1.5个成年人。记者从较窄一处楼梯上去,4、5、6楼的楼梯口都堆满了纸皮、小推车等杂物,4楼楼梯的出口上方还晾着衣服。

困难篇

民办园收费高设施老化

“前几天河南养老院事件后,消防部门对养老院的整改很多。”广州有民办养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市区消防部门都来检查过了,下星期还来,这两天都在应对检查。

长期从事养老护理员培训的广东海之珠职业培训学院负责人董嘉礼告诉记者,广州其实除了几家顶尖的养老院全满外,其余不少养老院都有空位。

根据广州民政局数据:在广州的养老院中,民营占绝对主流,床位占广州养老床位总数七成以上。而在市民政局官方“广州公办养老机构入住评估轮候网”上:截至5月31日,全市16家公办院(10家建成,6家在建),提供床位3581个,轮候人数4153人,公办养老院新建床位约6800张。民办养老院现有146家,床位3万个。按照这个统计口径,民办院占比更高。

目前,公办院收费标准在每月1000-3000元,同时要缴纳一次性设施设备购置费5000-30000元,费用较低条件相对好点。但一个广州户籍老人60岁退休排队,70岁轮上号。以设施一流的海珠区社会福利院为例,205张床位轮候90名老人,一名老人去世才能空出一张床位。

民办养老院床位不少,民办院一般2-3人一个房间,也可以选择单间。民办院条件参差,收费却比公办院贵,收的赞助费从1.5万至30万都有,办得好的民办园不少,但也有一些设施老化,环境欠佳。

高泉托养所、颐和养老院旧院区、广船养老院等三间是老牌民办养老院,在业内口碑不错。记者近日采访也发现,一些民办园老人们活动空间不大,居住比较拥挤。雨天时,养老院一楼阴暗潮湿有霉味。老人房间中,只有铁架床、电风扇,便利设施不足。据说还有养老院智障人士、老人混住,有老人跟智障人士住在一起,被后者惊吓后,再也不愿意住了。据了解,混住的赞助费也会相对便宜一些。

消防不合格的养老院并不鲜见,位于广州天成路的一家有108个床位入住了90位老人的养老院,经营几年后由于消防不过关,最终在去年关门。

民办园投资高回本不易

麓湖公园旁的颐福居养老院是广州最好的民营养老院之一,人均养老面积达到40平方米。颐福居养老院负责人黄东升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按照他在养老院多年经验,如果租的物业本身不错,只是简单改造的话,成本就不高。但完全新建养老院的话,一方面涉及政策问题,建设工程审批,改土地使用性质,回本不易。

“回本是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是分批的,回收期很长,土地是制约养老行业的重大因素。”黄东升说,如果政府解决地的问题,民营养老会得到迅速发展。

广州市天河区珠吉街养老院董事长刘细汉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2004年开始总投资已经有4000万元。刨去房租、人工水电成本,养老院一直以来亏本。去年刚刚实现收支平衡,回本遥遥无期。基本上要依靠政府购买服务、床位补贴才能够平本。

专业人才缺乏流动性大

昨日,记者走访珠吉街吉山社区养老院看到,养老院五楼有六十多个老人,现场只有四五个护工。上午十一点多刚好是养老院午餐时间,只有一个阿姨负责给每个房间送午饭,老人们多是独自在房间或者活动厅用餐。即使社区养老院,护工范阿姨说:“这个工作太辛苦啦!每天从早到晚要照顾十几个老人,工资只有三千元。我打算走啦,现在他们就在招人。”

据说,广州甲子园养老院2014年春节招收了几个护工,最终走得只剩两人。

一些民营养老院对员工管理制度比较松散,薪酬与员工服务质量、态度关系不大,员工工作动力不大。一位瘫痪老人甚至下体都未遮盖,裸露在外,旁边人来人往。

“我们颐福居养老院在整个行业中,工资福利水平是最高的,一般护工平均月薪4000元以上。”颐福居负责人黄东升说,颐福居管理水准和硬件广州一流,但是员工流动性还是比较大。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也提供初级、中级护工培训。该院邓志超老师告诉记者,由于养老院护理员社会地位低、再加上家人反对,现有年轻人少有问津养老护理员。

相关政策细则难以落地

广东有民营养老院老板向羊城晚报记者抱怨,他的民营养老院开业几年了,水电还是按照商业用水用电收费,不是按照居民用水用电价格来。“虽然上面有政策,下面也知道,但是细则多数难以落地,或者是涉及相关部门利益,反正是没有动力去推进政策落地。”

广船养老院张志也在公司刊物上写道:国家的优惠政策能否落地看民办养老机构“公关”能力。广东省颁布《广东省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管理规定》,对民办福利机构在土地、水电、房屋建设上给予优惠,实际上,民办养老机构大多没享受划拨土地优惠,都是通过土地拍卖、高昂买地获得。水电气税收等的优惠,也需要养老机构每年多次找有关部门协商才能落实。

声音

北大人口研究所穆光宗教授:

地方政府有责任

设计好养老战略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穆光宗教授认为,家庭外,政府是社会养老最重要的承担者,地方政府必须设计好养老服务战略,推动养老业的市场化、标准化、职业化、专业化和品质化。

“政府要将养老福利化高于产业化,作为战略方针!”穆光宗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彰显政府的养老责任,首先保护好孩子夭折、配偶离世的孤寡“计划生育老人”等弱势老人的养老权利,给他们雪中送炭。在这基础上,再锦上添花。

数据

截至2013年底,广东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 1157 万,约占全省户籍人口的 13.2%,而且每年还以 3%左右的速度递增,预计到2015年,全省老年人口将达到1300万人。广东省老龄委公布的一份官方数据预测:2015—2035年将是广东老年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平均每年净增长48万人左右。

杨辉、何依华、冯婷婷、刘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鲁山县民政局是“民办”的吗

被广泛转载的新华社这篇新闻稿,最后一段的标题是“养老院是一农民所开”。为什么要强调是“农民所开”?这不是赤裸裸的身分或者户籍歧视吗?


美军的乌山炭疽“乌龙球”

美国犹他州达格威检测中心错将活性炭疽杆菌样本发送到9个美国私人实验室和一个美军基地。此次踢出“乌龙”的达格威检测中心可谓前科累累:2011年他们弄丢过极度致命的VX化学武器样本。


一号嫌犯将被遣送归国的意义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纽约办公室发言人当地时间28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确认,中国红色通缉令一号女嫌犯杨秀珠目前正被美方羁押,听候被遣送回中国。


半数学生想去二线城市?

为何半数毕业生愿意去二线城市,结果真正选择去的学生却少,而并不愿意选择直辖市的学生,却最终选择了直辖市?分析这一问题,有助于求解当前大学生的就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