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前右)率其家属在仪式上祭拜遭侵华日军杀害的亲人新华社摄影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前右)率其家属在仪式上祭拜遭侵华日军杀害的亲人新华社摄影

核心提示|为迎接首个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家祭活动昨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启动。这是我国第一次以集体组织的形式,举行家祭活动。此外,记者从该纪念馆获悉,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上又新增87人。截至目前,名单墙上已刻有10505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

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首次集体家祭

从昨日起至20日,部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家庭参加此次家祭活动,死难者遗属通过上香、献花、跪拜、诵读祭文或家信等多种形式,悼念遇难的亲人。

据悉,“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登记工作”启动以来,已有270多个家庭,近3100名遗属进行了登记。最多的一户王高昌遇难家庭共登记了106名遗属。

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由于亲人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这些遗属对当年的历史比一般人有更深刻的体会。家祭活动有助于遗属们增加传承历史的责任感。

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新增87人

位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面的遇难者名单墙俗称“哭墙”,由中科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齐康教授设计完成,上面镌刻着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据悉,1995年初刚设立时,刻有姓名3000个,象征被日军屠杀的30万同胞。此后,经过2007年、2011年和2013年多次增刻后,“哭墙”上共刻有10418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姓名。

朱成山表示,遇难者名单搜集是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重要课题。由于年代久远、战乱等原因,搜集较为困难。目前搜集到的1万多个遇难者姓名主要来自战后初期南京市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各时期的幸存者口述证言、出版的各种史料及遇难者家属所提供。

自2013年4月至今,经过遗属登记等多个渠道,纪念馆又新征集到87位遇难者姓名,并将其镌刻在了“哭墙”之上。

据新华社电

(原标题: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昨日首次集体举行家祭活动)

编辑:SN117


“少年不可欺”回应炒作质疑

《当少年不可欺》这篇文章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的时候,又有人开始质疑这篇文章的作者NIKO在炒作了。一个敢于和优酷、陌陌做对的90后会是什么样子?他为何要掀起这样一场网络战争?昨天,“很社会”对他进行了专访。


传统媒体的自杀与他杀

传统媒体无法赶上新媒体的技术优势,这不可避免;但在这场传播主导权的竞争中,传统媒体却未能守好传统的优势,是不可原谅的。传统媒体当下的生存困境,很大程度上不只是他杀的结果,也是一个自杀的过程。


火车票退票免费又是花瓶新规

事实上,在铁路系统“分家”之后,铁路各家围绕自己的职能职责,在各环节都有相应的改观,此次的火车票预售、改签、退票的新规,也是在进行相应的探索。但是,铁路系统的一些细节改革步子显得太小,还在于一些改革触动了部门利益,不愿舍弃不合理的利益


美国人如何攒够100万元养老

在美国即使年薪超过10万美元以上,有着良好的职业的人要想在退休前为养老积攒下100万美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攒出100万美元的养老钱也需要节衣缩食,牺牲一些昂贵的享乐活动或外出旅行。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退休前积攒100万美元的养老金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