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3月7日电(记者 安蓓、齐中熙)“雾霾等环境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是几十年积累的结果,治理雾霾也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我们现在的雾霾治理,是为过去付出代价,改变雾霾要先改变我们自己。”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傅成玉说,治理雾霾意味着必须调整两大结构。一是产业结构,但要看到调整意味着付出,要有痛苦,因为每个产业和企业背后都关联着就业。二是要调整能源结构。我国的资源结构决定了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这也不是一天能够改变的。

他说,雾霾治理具有复杂性。以油品质量提升为例,北京、上海等一些城市已用上含硫量不大于10ppm的“国五”标准汽油,北京市甚至已开始研究使用第六阶段标准的车用汽油。但全国大部分地区用的仍然是“国四”标准汽油,以及“国三”甚至更低标准的柴油。解决雾霾需要全国同时推进,建议各个地方政府尽快推行更高标准的油品。

“我们都希望明天就有清洁的空气,但雾霾不是明天就能改变的,这要每个人今天就改变自己,每个人、每个企业今天就把责任都担在肩上。”傅成玉说。(完)

编辑:SN117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