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交通部将出台专车市场指导意见,将对专车、出租车制定指导价。此外,今后从事专车工作的车辆必须有运营证。

许多具备专业背景的代表委员提出,可借鉴国外现成和成熟的管理经验。多年前美国就掀起了“专车打车”风潮,《法制晚报》记者采访了多名美国交通行业的权威专家,对美国的专车服务行业的管理、利弊,以及出租车企业应该如何应对等问题进行一一解读。

专车·监管由地方政府主管各城市不尽相同

在美国有多家运营专车服务的运营商,其中比较早期的有U-ber和Lyft。Uber公司于2010年在洛杉矶正式运营,目前已经成了一家全球性企业。截至2014年年底,Uber雇佣有逾16万名司机。

那么,在美国运营多年的专车服务是否受到政府的严格监管?答案也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法晚记者采访的多名来自美国各个州的专家给出的答复均是:专车服务联邦政府不管,地方政府则“很少管”。

美国泛美运输和交通工程会议主席乔瑟·维拉斯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联邦政府对城市客运监管并没有管辖权,这属于地方交通部门的责任。大部分案例中,大部分城市部门并不会评估Uber这样专车服务系统中的汽车资质,而且大部分并没有采取规管措施。

麻省理工学院交通与物流中心主任尤西·谢菲教授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也告诉记者,确定专车资质的规定在美国每个州,甚至每个城市都不尽相同,例如纽约、芝加哥的管控就要比达拉斯和旧金山严得多。不少出租车司机对政府施压,要求专车服务的运营商像他们一样需要获得牌照。

专车·资质缺乏标准化认定公司自查司机背景

美国明尼苏达州交通研究中心学者弗拉克·杜马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如何认定专车服务的资质,目前看来还不清楚。他表示,地方政府大多数主要监管当地的出租车和豪华轿车服务,但是对于如何处理Uber和Lyft这样的专车服务,并没有一个标准化的方法。

杜马称,这些专车公司拒绝像出租车一样被对待。在大部分的案例中,市级政府享有对这些运营专车服务的公司授予许可的权力。但是尽管大多数城市都制定了相关的“许可条例”,但专车服务不像出租车和豪华车服务那样需要出示牌照。

此外与出租车行业不同,专车服务运营商旗下专车的数量不受限制。大部分的美国地方政府只是简单地给予这些专车服务运营商许可权,但是具体的管理需要运营商自身来维持。

杜马表示,在美国大多是通过专车服务软件提供的“透明信息”来管理服务的安全性和司机的资质问题。传统的出租车服务,当地政府会颁发牌照授予他们运营许可证,因此能够收集司机的身份信息、刑事记录等。

但是Uber并没有和当地政府分享这一信息,而是进行司机的“背景自查”,并收集乘客对于每个司机的反馈信息。Uber将这些信息通过APP展示和分享给会员,以便在他们乘车之前能够了解司机的个人背景信息以及其他用户的反馈信息。

例如乘客在上车前能够看到司机的照片,知道他要搭乘的是什么汽车,车牌号码是多少。这些信息在Uber的会员之间创造了一定的透明性。因此,目前政府并未出手进行规管。

竞争·争议一个被严格监管一个被放任自由

杜马表示,目前看来,美国的专车服务还没有出现严重的问题。通过自己的会员和用户反馈,这些私人专车服务同时也管理自身的服务质量。但是有专家表示,目前私人专车服务的保险理赔项目还不够完善,例如专车出车祸,或者发生犯罪行为的话,应该如何进行理赔。

另一方面,维拉斯告诉记者,专车服务在行业内产生了竞争,造成了很多影响。一方面,专车服务导致出租车服务价格的降低。另一方面,专车服务的产生导致出租车公司的业绩变得越来越困难。

因为相比于专车服务,出租车必须遵守大量的监管要求,例如要进行司机培训、设备的质量检测、安装GPS服务、身份认证,以及获得许可运营的牌照等等。因此,相对于那些不需要“监管”的专车服务来说,对于出租车就有些不公平。这就是专车服务行业产生的最大的问题。

一个被严格监管,一个被放任自由——两大“集团运营商”完全在不同的规则下进行拼争。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阿斯瓦斯·达摩达兰教授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是这一新型专车服务带来的最大争议之一。对此,联邦政府由于没有司法管辖权无法干预,市级政府大多也采取“观望”态度。此外,像Uber这样的专车服务公司都宣称他们的服务是安全的。但是除非像出租车一样接受监管,否则专车服务的安全性是无法确保的。

竞争·应对出租车见招拆招开发类似应用程序

面对专车来势凶猛的竞争,出租车行业肯定不能坐以待毙。除了专车服务促使出租车价格的下降以及服务的改善以外,杜马称,从出租车的高成本来看,其有效性还有待提高。允许像Uber这样的专车运营商投入市场,促使出租车公司选择更为技术化的服务。

杜马告诉记者,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将专车服务Uber和Lyft合法化两个月后,美国的出租车公司就“依葫芦画瓢”,开发出了类似的应用程序TruTaxi。该应用程序跟专车服务一样,允许用户获得行程报价、预定行程、定位和对司机评级,并能通过网上账户支付费用。

出租车行业的应用程序能否在这场竞争中打败专车服务行业?出租车企业联盟发言人诺亚·劳恩自信地表示“完全可以”。他说,由于出租车有自身的价格规定,因此价格不会出现大起大落,而且用户倾向于选择政府认证的合格司机。

专家·建议量化统计乘客需求合理分享服务资源

维拉斯表示,目前看来,营造相同的竞争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以便所有的竞争者能够在相同的条件下进行竞争。对所有进入这一市场的“新手”也要一视同仁,满足相关的监管要求。对一些关键的服务行业进行监管是非常恰当的,但是需要在保证不遏制专车服务的创新发展的前提下进行。

维拉斯告诉记者,对于中国来说,可以考虑研究中国城市出租车服务的供需关系,如果存在较大差距的话,下一步就是制定最好的方案去解决这个问题。其中好的方案可能包括促进打车软件的使用,让打车难这个问题能够得到明显的改善。这一方案在中国一些城市已经开始实施。

杜马则建议,从目前的出租车及专车服务来看,中国可以考虑对乘客的行程、打车次数以及地点做一个量化的统计,这一统计在专车服务系统中有更详细的细节。通过这些统计结果,对如何定价以及如何合理分享出租车和专车的服务资源进行公开的意见讨论。

本版文/记者黎史翔制图/廖元

专家支持:

美国泛美运输和交通工程会议主席乔瑟·维拉斯麻省理工学院交通与物流中心主任尤西·谢菲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阿斯瓦斯·达摩达兰美国明尼苏达州交通研究中心研究学者弗拉克·杜马

 


新疆首虎栗智和他的极品前任

在上个礼拜,两会开幕不久,Duang!河北撸下个省委秘书长景春华。而就在今天又爆出,新疆首虎,原自治区人大副主任栗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Apple Watch对屌丝太残忍

在我看来,这三种材质的最核心作用只有一个——区分等级。一抬手腕,就能让人知道自己在装×界是什么段位。宣传词:谁都可以找到自己的AppleWatch。翻译一下就是:AppleWatch将无情撕破装×界的伪装,让佩戴者的经济地位在阳光下暴晒。


“金牌校长”功过是非

王生曾不止一次谈及反腐。在一次教职工大会上,他先是告诫某些中层干部不要与老板往来,说老板都是坏人,然后拿自己对比:“我就从来不拿人一分钱,谁吃一分钱肚子疼死他,谁吃他一分钱立马就死。”


掌话语权的官员是沉默多数

这就形成一种似乎充满矛盾的舆论景象,掌握着最多话语权的群体,在公共舆论中却是一个沉默的人群。掌握着越多的权力,垄断着最多的表达渠道,却是一个最少发出自己内心声音的群体。畸形的体制制造着他们的人格分裂,制造着话语与权力的失衡。